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
公司新闻

首页 > 公司新闻 > 公司动态

公司动态

1型糖尿病并发症形式严峻
发布时间:2019-8-1 被阅览数:186

中国1型糖尿病全人群发病率研究


中国1型糖尿病研究组(T1D China Study Group)耗时5年,对中国1型糖尿病全人群发病率进行了研究,该研究于2018年新年伊始发表,同时被EurekAlert引用评论,其结果很快被全球知晓。


研究显示,过去20年来,中国15岁以下儿童青少年发病率增长近4倍;当前1型糖尿病患者近7成为成人。


在年龄方面,0~14岁人群发病率为1.93/10万人年;15岁以上发病率随增龄而下降,15~29岁人群为1.28/10万人年,≥30岁人群为0.69/10万人年。研究者表示,必须加强对1型糖尿病患者的健康管理。


研究估计,整体人群1型糖尿病发病率为1.01/10万人年,其中男性高于女性。据此估算,中国每年新增13000余例1型糖尿病,其中的9000多例患者年龄≥15岁。在<15岁的人群中,发病率与地域相关,纬度越高,发病率越高,而>15岁者则未见此相关性。


研究还显示,在确诊后半年内,0~14岁人群糖尿病酮症(92.9%)和糖尿病酮症酸中毒(51.4%)发生率最高,其次是15~29岁(89.0%/43.0%),最低的是≥30岁(83.8%/30.8%)。


关于患者启用胰岛素时间,研究显示,各年龄组患者虽然立即启动胰岛素比例均在90%以上,但还是有差异。其中0~14岁最高达98.4%,≥30岁最低为91.5%。


虽然20年间,中国1型糖尿病发病率增加了3.8倍,但仍处于全球较低水平,这可能归因于我国人口的基因、环境和生活习惯等。此外,尽管发病率较低,但由于巨大的人口基数,中国每年1型糖尿病发病人数仍不容轻视。


该研究共对2010-2013年中国13个地区1.33亿人的1型糖尿病发病状况进行了调查。研究明确了5018例新诊1型糖尿病患者,其中20岁以上患者占65.3%,男性占54.9%。

 


并发症形势严峻


为了明晰中国1型糖尿病流行病学数据,2010年,广东开展了“广东省1型糖尿病转化医学研究。研究显示,我国1型糖尿病患者中位起病年龄为27.5岁,以酮症酸中毒起病的患者为50.1%,5年病程以上患者慢性并发症多见


研究结果指出,中国3年病程出现糖尿病肾病的比例相当于德国9年的比例。中国患者之所以如此快地出现糖尿病肾病,更大的可能是没有得到很好管理,这是医患都需要努力的方向。


>>>>>>扩展阅读<<<<<<


《6个症状预示糖尿病并发症要来了》


《并发症比糖尿病本身更可怕》


【权威解读】


朱大龙:病龄超30年者中国仅105例

防控策略亟待加强


台湾研究发现,30岁是糖尿病肾病的分水岭,>30岁糖尿病肾病患病率明显增加,<30岁明显减少。1965-1999年,芬兰全国糖尿病登记数据库中,20年糖尿病肾病发生率为2.2%, 30年为7.8%,5岁以下为3.3%,20年病程累计死亡率为6.8%,30年病程累计死亡率为15%。而中国病龄超过30年者仅为105例,与芬兰超过85%的生存率相比,相差悬殊。


患者掌握自我调整胰岛素剂量的方法,具备能力且实践有效,是评判1型糖尿病治疗成败的关键。


CDS候任主任委员、南京大学附属鼓楼医院朱大龙教授指出,1型糖尿病患者胰岛素治疗现状不容乐观。研究发现,“基础+餐时”胰岛素强化治疗方案,34.7%的患者 4次/d,45% 者2次/d,以儿童和青少年居多。


朱教授强调,血糖自我监测、胰岛素一天总应用量、胰岛素应用方案的选择以及饮食控制、吸烟、饮酒、就医频次、胰岛素自身抗体C肽的水平以及DKA情况,都影响1型糖尿病患者血糖是否达标。随着现代技术的进展,可借助很多手段,医生需教会患者控制血糖的能力。


袁莉

建立网络登记系统 统一管理


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协和医院内分泌科袁莉教授强调了统一管理在1型糖尿病防控中的重要作用。她指出,1型糖尿病需终生管理,中国患者离开医院后的生活状态令人担忧,如果得不到很好的管理、随访以及长期规律监测、有效规范的胰岛素治疗,将出现严重并发症,甚至危及生命。


“要么寄希望于偏方神药,希望一次性治愈;要么完全放弃、自暴自弃。”袁教授在谈到患者自我管理时强调,无论哪种情况,其结果都是灾难性的。

建立多级网络诊疗平台,区域性医疗中心,实现治病在大医院,管理到基层的多层管理体系。她提出建立1型糖尿病登记系统,患者一旦确诊即登记,进行统一管理。


“1型糖尿病防治要打‘终生仗’,要患者建立生活信心,激起生活勇气,直面1型糖尿病的挑战。”袁教授强调,无论患者还是家庭,都要认识到疾病是可控的,可以拥有高寿,拥抱高品质的精彩生活。


郭立新

有健康母亲 才能有健康孩子


我国全面放开二孩政策,糖尿病患病率明显增加,妊娠糖尿病尤甚。CDS副主任委员,北京医院内分泌科郭立新教授总结:一方面,多次妊娠导致体重累积增加,而肥胖是糖尿病重要危险因素;另一方面,妊娠时出现胰岛素抵抗激素的增加,都会导致女性糖尿病发病率倍加。而二孩母亲怀孕年龄较大,宫内环境不良造成子代的患病风险增加。郭教授强调,妊娠糖尿病的诊断标准比一般人要严格。


郭教授用表观遗传学解释多次妊娠糖代谢异常对子代的影响。他指出,如果母亲出现胰岛素抵抗,卵泡处于高胰岛素血症环境,对子代会产生不利影响。因此,“妊娠期间要保证良好的宫内环境,即便不能根治糖尿病,也要严格控制血糖,在相对正常的生化环境中孕育胎儿,”他强调,控制得越严格,子代发生代谢疾病的风险越小。


李秀珍

患儿的心理健康也不可忽视


孩子感到焦虑、自卑,受到歧视,被隔离,这些心理创伤不容忽视。”拥有20多年儿科临床经验的广州儿童医院内分泌科李秀珍教授,提出了临床诊疗中忧虑。她指出,从饮食到药物,再到监测方案都已非常成熟,孩子们也愿意配合管理。但孩子回到学校,怕接收异样的眼光,不敢告诉老师和同学,躲到厕所里打针、自测血糖,孩子们承受着极大的心理压力。另一方面,社会支持与关爱的缺失,因为生病而被朋友、同学疏远,同样影响着管理效果。


李教授呼吁,发动社会力量,组织有1型糖尿病知识背景、并关爱患病儿童的人, 成立1型糖尿病志愿者团队,在患者需要的关键时刻出现,提供心理疏导与爱心帮扶,让他们感受到社会的爱与关切,坚定与疾病抗争的勇气。